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热点资讯

你的位置:快盈 > 人才招聘 > 1947年,一位国民党军官来到解放区:我是902号,要见首长

1947年,一位国民党军官来到解放区:我是902号,要见首长


发布日期:2022-06-20 19:16    点击次数:100


1947年10月,在位于辽东半岛的南满解放区外围,几个正在巡逻的解放军战士突然发现了一个浑身是泥的人。此人走路跌跌撞撞,样子十分狼狈,身上穿着国民党的校级军官服!

战士们立刻让他举起双手原地不动,他照办后,郑重地说道:“我是地下党902号情报员,请带我去见军分区首长!”连长一听,这已经涉及到隐秘战线了,便立刻开始上报。

几天之后,辽东分区军区政委陈云和司令官肖劲光便亲自赶来了。他们握住这个人的手,兴奋地说:“902同志,你可回来了!”大家相视大笑,其乐融融。

那么,这个902号情报员是谁?为何会穿着敌人校官的军服?这个902可不是一般的人,他是一个决定了中国东北命运的人,他真正的名字叫赵炜!

1919年,赵炜出生在河北省文安县一个贫困家庭,很小的年纪便为了生计四处奔波。父母不想他也一辈子务农,便拼命工作供他上学。

1937年,全面抗战爆发,赵炜一家逃难去了南方。两年后,他听说黄埔军校桂林分校开始招生,毅然报名参考,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,随后被分在第十六期十二总队的步科学习。

1940年秋天,赵炜毕业了,很快走上了抗日的战场。赵炜的第一站,是第五战区的汤恩伯部下的13 军独立团。此时他已经是一名少尉见习官了,专门负责给部队训练新兵,后来升迁为排长。

日本战败投降后,赵炜先是在日侨战俘管理处干了一段时间,不久后又调任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部当少校参谋。在去东北的路上,赵炜遇见了老同学朱建国。两人进行了一番长谈,赵炜表示了对国民党的失望,朱建国亮明了自己的身份:我是一名资深的地下党!

赵炜激动不已,表示自己也想当一名地下党,希望他能代为引荐。朱建国经过一番观察,认为赵炜是个靠谱的人,于是把赵炜推荐给负责北平地下党工作的“石坚”。

通过几次严格考察,赵炜正式成为了地下党的情报员,代号为902,并继续潜伏在敌人内部为组织工作。优秀特工

不久后,赵炜在国民党东北保安司令部走马上任。主要工作内,是编订东北国民党军的兵力驻地清单,以及各个部队的军事主官名册,还有绘制东北作战态势图!赵炜每天白天将这些东西整理好,晚上回家再默写下来。很快就把整个东北地区敌人的军事布防情况全部搞到手了!

没过多久,和赵炜联络的地下党终于来了,此人名叫袁泽,还带来了一部电台。从此之后,敌人的兵力配置清单、部队调动等情报,都通过这部电台源源不断的传送到党中央!本来胶着的两军局势,开始想着有利于我军的方向转变!

1947年6月,第三次四平战役打响。赵炜和沈秉权同志通力合作,将敌人的兵力部署,全部汇报给了党中央。后来他又以身犯险,亲自前往开原前线收集敌军的情报!

在他的努力下,敌人的前线情况已经尽在我军眼底。这样的仗,打起来几乎没有悬念。战役胜利后,党中央领导人非常肯定赵炜的工作,给了他“居功至伟”的四字评语,这让那些工作中隐秘战线上的同志们备受鼓舞!

就在地下工作风生水起的时候,危险却猛然间降临!

1947年9月27日,赵炜带着情报前往沈秉权的出租房。可是刚转进院子的大门,他就感觉不对劲了。原来,本来拴在窗帘上的一个小物件不见了,这正是同志们之前商量好的示警暗号!

赵炜赶紧离开了院子,装作是一个过路的,匆匆回到了自己的家中。这一夜,他忐忑难眠,心里想着,是不是沈秉权被捕了?如果是的话,自己要不要做什么准备?

第二天一早,仍然没有什么动静。赵炜决定,像往常一样准时上班,看看有什么情况。几天后,另一位地下党员姚义找到了他,告诉他沈秉权被捕了!不过,沈秉权在监狱中表现得很勇敢,任凭敌人如何严刑拷打,他始终一言不发。

然而姚义的下一句话,把赵炜惊得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姚义说“敌人在老沈那里,除了启获了电台之外,还搜到了一张手绘的军事地图!”

这句话在赵炜听来,简直如同晴天霹雳!他小声说道:“这张地图是我画的,我会不会暴露?”

姚义想了一下,说道:“现在情况还不明朗,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。如果你此时逃跑,就会让敌人觉得你是做贼心虚。”

接下来的几天,赵炜只能暂时安下心来,继续工作。但是在每一天他都有感觉,危险正一步一步接近!但是既然党要他坚守下来,他就必须要顶住!

就在此时,赵炜接到陈诚的命令:秘密前往北京,向蒋介石汇报“东北重点防御计划”。赵炜接令后非常高兴,在上次和姚义对话后,他几乎就和党组织失去了联系。如今去北平,正好可以接续关系,为下一步的工作做准备。

可是没想到刚到北京,就听说了北平秘密电台被破坏、大量地下党被捕的消息,其中就包括引领他走上隐秘战线的领路人“石坚”。更为棘手的是,石坚被捕后很快就叛变了。

赵炜认为自己很可能已经暴露了,但又不是太确定,于是决定冒险回沈阳一探究竟。回到沈阳后,他往单位打了一个电话,目的是探一下口风。

接电话的是一个姓卢的科长,对方上来就询问他的具体位置,然后又让他赶紧回来上班。赵炜已经确定了一件事:自己已经暴露了!于是给了对方一个错误的地址,连衣服都没有换,穿着国民党的军官服就出了沈阳城的小南门!

他一直沿着河边走,在一处比较隐蔽的地方下水,悄悄游向对岸的解放区。赵炜在上岸的时候摔了一跤,弄了满身的泥水,不过最值得高兴的是,他安全来到解放区。见到解放区的战士之后,激动地说:“我是地下党902号情报员,请带我去见军分区首长!”

经过了解放军领导的调查,赵炜的身份得到了确认。从此以后,他总算是脱掉了国民党的军装,穿上了解放军的衣服,再也不用过躲躲闪闪的日子了!

新中国建立之后,赵炜继续在情报机关工作,直至1981年离休。离休后,他仍然不肯休息,开始不停地去往学校和企业,给自己的后辈们讲述革命的故事!